GESH4010 Term Essay— — 《揸Tesla住半山》

我們在探討工作與人生時,常常忽略了兩個重要議題:一是社會規範,二是物慾。這兩個概念千絲萬縷而互為因果,所以我將一起解釋。

大學生如我,在大三至大四期間往往會為求職焦頭爛額。大家都想找一份穩定高薪的工作,出人頭地。我有一個朋友的人生目標是在三十歲前股票資產過百萬,揸寶紅色的Tesla model X,住一棟半山兩房單位,養一隻柯基犬,週六帶牠去海皮散步,週日同父母到茶樓飲茶,每逢假期便到日本旅行;乍聽確是美好小日子,而如此歲月靜好的代價是他會在畢業後到四大會計師樓當核數師,頭三年為三萬月薪拼搏,過著朝九晚十生活,慢慢往金字塔上層爬,終於在三十歲成為Senior Manager,月入過六萬。如主人翁所說,驅使他努力工作的是揸Tesla和住私樓。這位朋友家境普通,父母都沒大學學歷,沒有資產,更遑論接濟其子,所以主人翁必須靠自己努力,所以主人翁選擇了一份沒有興趣的核數師工作,因其勝在穩定,晉升階級透明。到這裡,整個故事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,主人翁行使自由意志自願用歲月換取金錢,過上期望已久的美好日子。

然而我們必須詰問:為何主人翁會將美好日子定義為「揸Tesla住半山」?為什麼搭港鐵住公屋不是美好日子?在Tesla與港鐵和半山與公屋的辯論裡,答案是明顯的:無論是功能性,舒適度,自豪感,前者都完勝後者,而最重要的是,我們從小到大被社教化形塑,知道沒有人會稱一個三十歲住公屋的人為成功,沒有人不羨慕在中同聚會散場時揸Tesla走的那個人。我不否認這種觀念的合理性,畢竟資產價格的其中一個因素正是社交價值,而人又是不折不扣的社交動物。但我亦想直問:為什麼我們如此需要從物質中獲取社交價值?一個顯然的答案是:「威囉。」人為高尚感狂,渴望同儕崇拜羨慕自己,而物質資產正正提供一種可行直接的方式換取社會名譽。而我又會問:的確當你在社交媒體上傳一張揸Tesla的動態並寫上「新車落地😎💨💨」的時候會有很多朋友牙癢癢地私訊你表達羨慕,但又,為何我們如此渴望同儕羨慕自己?這裡我想引用一個很喜歡的名言:「我們常拿自己不曾擁有的錢,買一些自己不需要的物質,引自己根本不喜歡的人羨慕自己。(We buy things we don’t need with money we don’t have to impress people we don’t like.)」

我們都想成為人生贏家。但如果這就是人生贏家,我不想做人生贏家。

所謂人生贏家是一場集體定義。它本質便是外向性的,「贏」即意味一場比賽,而贏一場單人賽跑毫無意義。所以就算你一幅道貌岸然覺得擁有物業不是人生贏家,你的定義也絕無意義。所以我們都臣服在集體潛意識的淫威下,覺得擁有高社交價值的資產的人是人生勝利組。

於是也就有了「很多人都是三十歲死亡,八十歲埋葬」一說。所以三十而死,是因為未來已定。人在零至廿歲仍未進入社會,似乎未來可期;在廿至三十開始工作,深刻感覺到異化,每日生活刻板如一。終於到三十歲,在下班後的一個夜晚,在Tesla的L6級自動駕駛中代步,在披星戴月的日子裡心死。也因此很多人明明不想生子,或不需要生子,或根本沒能力生子時也選擇了在沒法幸福養育子女的情況下生育,多少是因為需要新的經驗延續人生意義。這又是另一個社會問題。

看到這裡很多人或許會想:「係啊我就係鐘意揸Tesla住半山,吹咩?每個人都有自己嘅價值觀,我唔介意咪得囉!」我想引用哲學家沙特(Jean-Paul Sartre)提出的自欺(Bad faith)概念:沙特(1966)認為人經常在自己身上加上各種虛構的本質,以一個侍應生為例,侍應在餐廳中小心翼翼侍餐,每個動作都準確無誤,彷彿他存在的本質便是一個侍應。他其實大可以拋下碗碟走人,他身為人的本質是自由的,只是他在社會規範中成為一個完美的侍應,這就是一種自欺。認為住洋樓養番狗是人生目標,或許也是美國夢和獅子山精神大時代下的一種自欺。源自外物的快樂也是脆弱的,物質本身附帶的層級性會令你不斷追求更大的屋和更貴的車 — — 珠玉在身又輕不著地。揸過Tesla你羨慕人揸Benz,揸到Benz你又羨慕人揸GTR。

與Bad faith緊扣的概念便是社會規範。所有自欺都是社會潛移默化造成的,令主人翁以為美好生活只有一種模式。美好居住不一定是獨住半山,也不一定是公屋,可以是和朋友合租村屋,也可以是成為一個數碼遊牧,遙距工作同時旅遊世界各地。社會規範告訴我們畢業後做Management Trainee有三萬元,是最好出路。你不需要當MT也能賺三萬元。今天有很多方法在從事所愛之事時也賺錢。Steve Jobs說「Everything around you that you call ‘life’, was made up by people that were no smarter than you」,你熱愛的事和生活其實沒有衝突,沒有人指著你說你一生只能做會計師才能搵食,關鍵是你想搵怎樣的食。你自有火花和所長能夠千金散盡還復來。

最後,故事的主人翁知道了他身為人並不止於自己的工作職銜,不止於自己的户口結餘,不止於自己擁有的車,不止於自己擁有的樓。他有他超越自欺的追求;他也不要如陳健波到收成期時才享福,他做自己喜歡的事就算過窮日子也是福。

參考書目

Sartre, Jean-Paul. 1966. Being and nothingness; an essay on phenomenological ontology. New York: Washington Square Press.

Co-founder at Depths, https://depths.so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